<video id="r4boy"><code id="r4boy"></code></video><i id="r4boy"><th id="r4boy"></th></i>
  • <i id="r4boy"></i>
  • <video id="r4boy"><code id="r4boy"><span id="r4boy"></span></code></video>
    <wbr id="r4boy"></wbr>
    <wbr id="r4boy"></wbr>

    岳陽網 >文化 >地理

    岳陽城區錯訛地名略考
    時間:2023-05-14 00:27:29 來源:岳陽日報特稿部

    4d086e061d950a7b0208ddd7689b75d9f2d3572c63c7.jpeg

    14911200160.29245500.1708_android.jpg

    □ 陳湘源


    萬象物類,無不有名。地名是中華文化的伴生物,古老地名是中華民族文明史的見證,保留著中華歷史文化的某些基因密碼。一個古老地名,不啻是一本密碼手冊,從中可以解讀出當地的地理特征、歷史文化、風土人情、民間傳說,以及先人對美好生活的企盼心愿。地名的本質屬性是指位性和社會性。地名是特定地理實體的指稱,是一定地域的標志,地名不僅代表命名對象的空間位置,指明它的類型,而且還常常反映當地的自然地理或人文地理特征,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從文化學的角度上看,地名是社會經濟文化發展的產物,既有一個時代文化特征,又具有相對穩定性,能保留較多的歷史信息,積淀深厚的文化,是歷史文化的重要載體。鑒于地名的重要性,1986年,國務院就出臺了《地名管理條例》。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的《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確定地名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產。2004年,聯合國地名專家組中國分部和中國地名研究所會同相關領域的專家啟動了“中國地名文化遺產保護工程”科研項目。近年,中國地名文化遺產保護研究專家羅哲文、鄭孝燮等又緊鑼密鼓地制訂了《中國地名文化申遺方案》。以上說明,地名的重要性和國家對地名文化的高度重視。

    但是,岳陽地名的錯訛與混亂的情況還時有發生。如《地名管理條例》出臺之前,岳陽城區因俚語同音形成的錯訛4個地名:

    一、郭鎮,本名“閣子鎮”,后名“閣鎮市”。清光緒《巴陵縣志卷之四》對此說得很清楚:“閣鎮市,本名閣子鎮?!毙轮袊闪⒑髤s變成了“郭鎮”。

    二、奇家嶺,本名徐家嶺。清光緒《巴陵縣志卷之四·道里表》,在“花版鋪,十里”后載:“徐家嶺,十五里?!睋f有位臺胞尋根,到此找徐家嶺,問了好久,才知道1960年代以后,徐家嶺變成奇家嶺了。

    三、麥子港,原名末子港,指現在已填平建了南湖廣場的這一片。因為它是南湖一個很小的港汊而得名,這一帶并不盛產麥子。

    四、學坡,原名削坡。1920年代修鐵路,將東茅嶺南面的山體鏟去了一部分,形成了一段陡峭的山坡,當地人便稱之為“削坡”。20世紀70年代修建居民點,便將削坡變成了“學坡”。其實,東茅嶺一帶建國前從來沒有辦過學校,也沒有出過學界名人的歷史記載。

    下面,對《地名管理條例》出臺后岳陽城區錯訛、混亂的地名逐一進行考辨。

    一、巴陵故城不是麋子國西城。20世紀80年代,有人認為巴陵故城的前身是麋子國西城,于是在岳陽申報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時,將名城歷史定位在2500年。據筆者多年考證,中國歷史上沒有麋子國,當代《辭?!贰掇o源》《漢語大詞典》中也找不到麋子國的詞條。岳陽部分府縣志書只有“麇子國地”之說,它源于唐代杜佑《通典》:“巴陵麇子國地?!庇捎诠糯姓`“麇”為“麋”的,有人便認為“麇”“麋”相通,并將本土著名學者、清同治《巴陵縣志》主纂吳敏樹在該志“巴陵麇子國”條中否定岳陽有麇、麋二國的“按語”(光緒《巴陵縣志》冠名“麇辨”)切割,斷章取義,自圓其說。實際上,歷代文獻所記多為“麇子國”,只有極少數誤“麇”為“麋”,或為“糜”“穈”的?!镑濉薄镑纭辈⒉幌嗤?。巴陵也非“麇子國地”,誠如《麇辨》所論,麇子國的封地和滅國后的遷移之地,距岳“八九百里”或“六七百里”,《左傳》所云的吳楚之戰,“何緣對壘巴陵耶”?說明伍子胥借兵復仇的“吳楚之戰”與巴陵毫無關系?!鞍土犄遄訃亍?,本身就是《通典》留下的懸案。因此,稱巴陵故城為麋子國西城就更沒有依據。

        二、岳陽歷史上沒有汴河。2006年,岳陽樓新景區建設中將仿古街定名“汴河街”??墒?,岳陽歷史上只有便河園,根本就沒有汴河街。1982年版《岳陽市地名錄》記述的是“便河園”。清代光緒《巴陵縣志·輿地志》載:明洪武“二十五年,指揮音亮……北鑿便河繞東南周千余丈,深二丈,闊十余丈,蓄水衛城?!狈Q護城河為“便河”。此后,府縣志書記述了數十次都是“便河”,從無“汴河”的記載?!般旰印笔呛幽鲜⊥|段的專用名稱。汴水,《漢書》稱“卞水”;《后漢書》始作“汴渠”。隋朝開掘通濟渠,因自滎陽至開封一段即原來的汴水,故唐宋時將通濟渠東段稱為汴水、汴河或汴渠。河南開封處于汴水之濱,故稱汴梁、汴京、汴州。

    三、王家河原來是大橋港的一部分。大橋港名來源于此水之上修建了大橋。明代弘治《岳州府志》卷三載:“大橋,在縣東十五里,成化丁酉(1477)都綱得愷建?!鼻宕饩w《巴陵縣志·山水》云:“大橋水源出馮家嶺、雷分坵、鳳凰山,又西徑三眼橋,又西,右合花版鋪水,源出望城嶺,又西至大橋湖,左合閣子市水?!贝烁圩悦鞔藿ù髽虻妹?,至今已有540多年。到1950年代以后,名稱開始混淆。先稱北港,1982年版的《岳陽市地名錄·郊區圖》就將它標為北港。后來岳陽大道修建大橋,因建橋地段俗稱王家河,便以之名橋。由于城市的拓展,原來郊區的大橋港已成了城中之河,污染嚴重。2011年,岳陽市為治理此片水域,向國家呈報申請資金的報告題曰“王家河流域綜合治理工程”。隨著又是“王家河休閑文化長廊”的建設。因此,大橋港變成王家河了。

    四、梅子市不是“梅子柿”。在今天的岳陽城區,凡是與梅子市相關的公交車上和站牌上,都將梅子市寫作“梅子柿”。殊不知梅子市并不盛產柿子,其名梅子市,是因為它是古代巴陵縣著名的農貿集市“三街六市”之一?!栋土昕h志卷之四》載:三街為黃沙街、楊林街、潼溪街;六市是梅子市、閣鎮市、山口市、馮萬市、廟前市、黃岸市。梅子市位列六市之首。

    五、?湖不是雍澨,“?”字也不能寫作“邕”。南湖始稱“翁湖”,見載于北魏酈道元《水經注》。南湖本無蓄水,是因為春夏洞庭湖漲水,湖水反入而得名?!稜栄拧吩疲骸昂铀疀Q出還復入者為?”,故唐代稱“?湖”。又因地處岳州郡城之南,自張說與趙冬曦、尹懋等勝游吟詠,特別是經李白“南湖秋水夜無煙”的詠唱后,“南湖”之名便聞名遐邇。此外,南湖還有一些俗稱,因地處洞庭一角稱“角子湖”;因湖畔“民多重屋以居”,又稱“閣子湖”;還因冬春湖中無水,人稱“干湖”;宋代筑紫荊堤修通和橋后,又稱為“大橋湖”。但無“雍澨”的稱謂。雍澨在湖北京山,是吳楚之戰的主戰場之一,與岳陽相隔六七百里,毫不相干。?字寫作三點水加邕字,這是灉的異體字。但是,不能去掉三點水,去掉三點水的邕通壅,乃堵塞之義;同雍,乃和睦之意,并沒有其名稱由來的“河水決出還復入”的意思。

    六、螺螄山不是螺絲山;甑篳山不是甄壁山。在《岳陽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岳陽市環南湖片區綜合規劃設計》等規劃設計圖中,多年來筆者就發現了這些錯誤,反復提出,卻依然故我。去年,承蒙市規劃局厚愛,聘請筆者為《岳陽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的項目顧問兼特邀編審,在與清華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的同志一起修改規劃時,筆者直接將這些失誤改到了電子文本上,并對他們作了詳細說明。關于螺螄山,1982年版《岳陽市地名錄》23頁“郊區圖”,明確地標示為“螺螄山”。是因形似螺螄得名。甑篳山,清道光《洞庭湖志·洞庭湖圖》,在月山之側明確標示為“甑篳山”,也是因形得名。錯成“甄壁山”,真教人不知所以?


    (編輯:黃梅)
    精品久久精品,亚洲日韩中文字幕一区,欧美三级片在线观看,中文字幕av人妻少妇一区二区
    <video id="r4boy"><code id="r4boy"></code></video><i id="r4boy"><th id="r4boy"></th></i>
  • <i id="r4boy"></i>
  • <video id="r4boy"><code id="r4boy"><span id="r4boy"></span></code></video>
    <wbr id="r4boy"></wbr>
    <wbr id="r4boy"></wbr>